首页 新闻 文化 援藏 财经 教育 秘闻 旅游 宗教 医疗 公益 图库 视频 手机版
旅行故事 旅游资讯 行游西藏 旅行故事 藏地生活 旅游攻略 藏地特产 旅游服务
茜美物联

西藏看冰川

来源:安徽商报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2-22 19:38
摘要:夏业柱想到西藏,就想到雪山冰川,似乎有冰清玉洁的画面感,以为这就是高原。没想到即便在西藏,雪山也非随处可见,冰川则更稀罕。并非没有雪山冰川,而是都在寒荒之地,仿佛

西藏看冰川

夏业柱

想到西藏,就想到雪山冰川,似乎有冰清玉洁的画面感,以为这就是高原。没想到即便在西藏,雪山也非随处可见,冰川则更稀罕。并非没有雪山冰川,而是都在寒荒之地,仿佛有意逃避人类,非历尽艰难所不能及,当然,身临其境也远不如想象美好。

我在西藏三年,冰川只见过几回,都是匆匆一瞥,没看出名堂。而今回想,是乱象坏了感觉,以致今日,脑子里徒留差评。一是冰川与雪山孪生,雪山消,冰川必亡;二是谈不上壮观,也不震撼;三是旅游升温,冰川如妓女,任人糟蹋。我是看客,点评未免偏激,不过我发现,科学家也是莫衷一是,说消亡,说未必,都有,罪魁祸首至今找不准。然而不论科学怎么打架,冰川都是自然奇观,对人总有诱惑。

因为在路边,卡日诺冰川最受瞩目,我光顾过数次。即便如此,印象也不深。粗略印象是名声大,看点少,广告响亮而已。就如人,有张扬,有内敛,卡日诺该是张扬型。第一年去时,八竿子打不到一个游客,冰舌由山顶而下,像白棉被下铺到路边,寒气逼人,有些气势。第二年去,就淡薄许多,而第三年已缩在山顶,仿佛立马就会消失。糟的是,山脚的道具越来越多,有人竖了石头,写着红字,引人拍照掏钱,也有人搭棚子,兜售纪念品,游人一靠近,立刻被野蛮拉客,有一次,我被藏族妇女生气地揪了屁股,就因我不肯留影,她没捞到钱。此后,我路过卡日诺,再没心情专注冰川,总是担心被揪屁股。

后来,我去过珠穆朗玛峰、冈仁波齐,两者都有“之最”美誉,珠穆朗玛峰最高,有无数攀登者冒险,冈仁波齐最神圣,是天下信徒的圣地。全因都在高寒的藏西,人们望而却步,才没成为“卡日诺”,尚有天上西藏味道。我是历尽艰难才抵达的,并非为了去看冰川,而是冲它们的高远和肃穆,与冰川不期而遇而已。那种邂逅的感觉既美好,也糟糕,好的是我走近了少有的极地性冰川,那是我不能想象的世界,糟在也没挡住人的脚步,珠穆朗玛峰已有商业登山道,服务一条龙,大本营变帐篷小镇,夜晚随地大小便。而冈仁波齐转山者常年不绝,因敬畏才无人登顶。我本不想走马观花,怎奈吃喝拉撒不保,只能匆匆一游。

稍宁静的是普诺冈日,它海拔6300米,又远在藏北,常人不能及,便清静一些,我是去年夏日由双湖县去的,一路草原,点缀着牦牛、绵羊、藏羚羊,不见牧人,偶有警示牌,提醒有野牦牛。抵达冰川山脚,同样空旷,只有海拔石碑和简易房,两个中年男女管收费,他们说冰舌化得快,变松了,随时会雪崩,不能靠近。他们只是提醒,没严加限制。看样子来人不多,才如此松散。不过苗头不好,通了公路,有人收费,搞创收了。我也看到,乱石滩小溪哗哗流淌,冰川化得的确厉害。当我走进冰舌缝后,发觉千疮百孔,不成形状,越发看出脆弱。就是这样的冰川,号称世界第三大冰川,也称第三极,我想真“可怜”。

西藏还有不少冰川,我没再走近过,猜想不会有太大差异。在旅游热的今天,有风景的地方都不会清静。以此推断,倘若冰川有一天消失,能否只怪罪于气候,人是否该反思,而那时,一切还来得及吗。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援藏 | 财经 | 教育 | 秘闻 | 旅游 | 宗教 | 医疗 | 公益 | 图库 | 视频 | 体育 | 房产 | 汽车 | 美食

Copyright © 2005-2016 WWW.ZANGZU.COM 中国藏族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藏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