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文化 援藏 财经 教育 秘闻 旅游 宗教 医疗 公益 图库 视频 手机版
藏学研究 民俗文化 藏族历史 藏学研究 民族工艺 文学艺术 科教频道
茜美物联

“密芒”为什么被称作藏围棋?探究神秘游戏背后的未解之谜

来源:西藏商报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0-24 14:27
摘要:西藏本土学者达娃桑布研究得出结论:藏围棋密芒根植于藏民族土生土长的苯教文化,是藏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

西藏本土学者达娃桑布研究得出结论:藏围棋密芒根植于藏民族土生土长的苯教文化,是藏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然而,“密芒”为什么被称作藏围棋?这种神秘的游戏与围棋究竟有着怎样的关联?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古道棋踪

1942年夏天,云南西北部中甸县①建塘镇。

晨雾还没有散去,十字街周边的数十家商号就打开了铺门。

高大威猛的马锅头②站在青石板筑成的街面上,大声吆喝着自己的马队。赶马人纷纷从客栈里睡眼惺松地走出来,向各自的马帮集结。不一会儿,十字街广场上就响起一片马铃声。

“茂恒”号门前,年轻的马脚子③正在和松赞林寺的老喇嘛下棋。老喇嘛经常来镇子里买香油,每次来都带着一块牦牛皮做成的棋盘和两袋子黑白石子,跟过往的客商下“密芒”。这种纵横十七路棋盘的游戏在镇子上很流行。

大概是因为形势不妙,年轻的马脚子那张被高原烈日晒得通红的脸显得更红了,眼睛瞪得老大,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棋盘,仿佛要喷出火来,手中的棋子迟迟没有落下。老喇嘛气定神闲,后来索性闭上眼,口中喃喃地念着经文。所有人都看出小伙子不行了。

这时一个马锅头分开人群挤进来,一脚踢在马脚子的屁股上。小伙子猝不及防地倒在地上,头上的毡帽滚落下来,露出光光的脑袋。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拨出随身携带的德国火枪,一看来人,泄气了。

“格桑,都什么时辰了,还在下棋?天黑前赶不到白水台,我们就只好睡山洞了。你想被野狼吃了吗?”马锅头拍拍年轻人的光头,周围的人一阵哄笑。

太阳从雪山顶上升起来了,马队向南进发。前面就是高耸入云的哈巴雪山和水流湍急的金沙江,还有那传说中连雄鹰都难以飞越的大峡谷……

上面这段酷似电影中某个场景的文字纯属虚构,但我相信它曾经真实地发生在半个多世纪以前的云南省中甸县——现在被世人称作香格里拉的地方。香格里拉成为广为人知的旅游热点不过是七八年间的事情,人们曾以为那里是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其实,早在一千多年前,这里就是南方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商贾云集的重镇,也是汉藏文化交汇的中心地带,因为往来于此的马帮络绎不绝,其繁华和富庶在滇西北藏区一度赫赫有名。

同时,战争也促进了文化交流。公元七世纪,吐蕃王赤松德赞武功强盛,其军事力量一度与唐王朝分庭抗礼。他挥师东进,吞并了云南西北部大片土地,将南诏(今大理)强行纳入自己的附属国。与藏传佛教一同进入滇西地区的,还有一种古老的棋类游戏——密芒。从此,在茶马古道上回响千年的,除了用赶马人血泪凝结而成的声声马蹄和铜铃,还有那清脆悦耳的敲棋声。

进入二十世纪初期,由于某些原因,茶马古道一度断绝。抗战期间,滇缅公路被日军炸毁,茶马古道再度成为中国通向世界的重要物资供应线,藏族马帮从印度、尼泊尔运进了大量的紧缺商品。位于必经之处的中甸又开始焕发生机,当时来往于这个古镇与拉萨之间的商号有190多户,每年有上万匹驮马经过,双程货运量达一千多吨,财货总值数千万元。作为减缓旅途疲劳的一项娱乐工具,“密芒”深受藏、汉、纳西等各族人民喜爱,上至土司和寺庙高僧,下至牧民和赶马人,都可以看见他们在华屋高堂或田间地头捉对厮杀、乐此不疲的身影。

随着滇缅公路恢复通车和滇藏公路的建成,茶马古道终于完成了其历史使命,成为供游人凭吊的遗迹。当我们走在香格里拉县独克宗古城残缺不全的青石板小路上,还可以看见当年马队经过时留下的一个个清晰的马蹄印痕。

茶马古道铃声绝。马帮作为一个历史时期的特殊交通工具,在二十世纪中叶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而与它一同消失的,还有藏围棋——密芒。

“密芒”传说

作为研究西藏民族艺术卓然有成的藏学专家,达娃桑布自然知道藏族历史上曾经风行一时的棋类游戏——密芒。有关“密芒”的记载,虽散见于各类藏族史书、宗教经文及民间传说,但第一次看到出土的密芒棋盘的实物时,达娃桑布还是惊呆了,他从来没发现藏族人民中有谁真的会下“密芒”,而且这块棋盘是一千多年前松赞干布的父亲朗日松赞时期的珍贵文物。西藏至今鲜有学者对藏棋进行系统研究,达娃桑布和一些志同道合者只好四处走访知情者,翻阅史料,试图揭开“密芒”的历史之谜。

达娃桑布决定从那块出土的石棋盘入手开始研究,这是迄今为止唯一可见的古代“密芒”棋盘实物,其史料价值无可争辩。该棋盘出土于吐蕃朗日松赞时期建造的强巴敏久宫殿,年代早于松赞干布统一西藏各部。也就是说,早在文成公主入藏之前,“密芒”已经在西藏出现了,而文成公主入藏是有历史记载的第一次汉藏文化交流,这是否可以证明“密芒”是藏民族自身特有的文化产物呢?据《敦煌古藏文文献》记载,在朗日松赞的大臣中有一位叫穷布邦赛的大臣,“对三种算术,及四种律法,他只需听闻便可断明,棋术高超无人匹敌”,这似乎也可作为当时“密芒”流行的旁证。

苯教经典中还有一个故事:勇士加措的父亲被人所害,他长大后想报杀父之仇,出征前母亲拿出一副“密芒”,让他一手执白一手执黑,下一盘棋测吉凶,如果白胜即可远行。加措弈棋,其母在旁念咒语,后白棋险胜,加措成功杀死仇人。故事里,“密芒”象征着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说明“密芒”起源于藏族先民占卜活动,其历史可能更加久远。

种种迹象表明,“密芒”是藏民族自身智慧的结晶。达娃桑布又开始考证“密芒”这个名称的由来。在藏语中,“密”是棋盘上的棋眼或棋格,“芒”则是指与棋盘上的棋眼数目一样多的棋子,棋盘和棋子合起来,就是“密芒”。早在1400多年前,“密芒”一词就出现在藏文经典之中了,可见其并非源自外来文化。19世纪中叶,著名的藏族天文历算家丹巴加措也是一个高明的棋手,他写了一本棋艺专著《密芒吉单居》(现已失传),翻译成汉语就是“藏棋之理论”。

公元17世纪前后,藏围棋发展进入兴盛时期,西藏、青海、四川、甘肃、云南等地都有不少“密芒”高手。后来“密芒”逐渐演变为上层贵族和寺庙僧侣的游戏,脱离了普通百姓,加上战争、经济困难等,客观上造成“密芒”面临失传的现状。达娃桑布认为,藏围棋衰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人们认为“密芒”与占卜吉凶密不可分,而对局总有胜负,大家逐渐觉得不吉利,故忌讳玩棋。

达娃桑布最后得出结论:藏围棋“密芒”根植于藏民族土生土长的苯教文化,是藏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可惜他本人既不懂围棋,也从未见人下过“密芒”,研究只能到此为止。至于“密芒”为什么被称作藏围棋?这种神秘游戏与围棋究竟有怎样的关联?仍是一个未解之谜。(本文节选自《发现藏围棋》)

编者注:

①2001年正式易名为香格里拉县

②茶马古道上马帮的首领

③马帮成员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新闻 | 文化 | 援藏 | 财经 | 教育 | 秘闻 | 旅游 | 宗教 | 医疗 | 公益 | 图库 | 视频 | 体育 | 房产 | 汽车 | 美食

Copyright © 2005-2016 WWW.ZANGZU.COM 中国藏族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藏云

电脑版 | 移动版